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互联网

爱奇艺推出互动剧创作实操攻略,手把手教你如何制作互动剧

发布时间:2019-07-02 09:37:48  来源:3CGO科技    采编:张玉翠  背景:

  1967年,

  在蒙特利尔的线下展厅里,

  决定剧情走向的红绿按钮被交到了观众手中,

  那是人类关于互动影视的一次想象。

  经过了几十年的创作实验,

  今天,互动影视已经全面进入“实操”阶段。

  “交互”正在从“创作理念”变成“创作工具”。

  2019年被称为中国互动影视创作元年,“如何打造一部互动影视作品”成为了每个创作者关心的问题。为此,爱奇艺联合编剧帮共同在京举办“互动影视创作者沙龙”。爱奇艺高级总监、奇星戏剧工作室总经理 、《他的微笑》总制片人李莅樱,爱奇艺高级总监杨光,灵河文化创始人、CEO、《他的微笑》总制片人白一骢,著名影评人周黎明,《他的微笑》总编剧汤祈岑,《他的微笑》导演邱晧洲,编剧帮创始人杜红军参与沙龙。

  本文是对上述嘉宾与在场的30余位导演、编剧、制片人就“什么是互动剧、如何写好一个互动故事剧本、实际拍摄互动剧是什么样的体验、技术与互动剧如何衔接、如何设计互动剧的用户体验、互动剧的前景趋势和可能性”这六大问题展开2个小时探讨所整理的内容。我们以文字方式还原现场交流讨论,尽可能为没有去现场的朋友呈现最完整的内容,全文共计9132个字,阅读完预计15分钟。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jpg/Ryru64DxcGJJEtTOguwyjdmvxPibcbGVy4aoib794tlY9bIMQgDyElL96kVTz83Pe8d1BJUbBX3oibEoEE3sOAuuA/640?wx_fmt=jpe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

  01互动剧是什么

  Question:互动剧背后的用户心理诉求是什么?这种形式的魅力在哪里?

  周黎明:互动剧背后的心理诉求是“用户互动”。这种心理其实讨论的是“选择”的哲学性命题。我们人生面临很多选择,但大量的选择可能是毫无意义的,比如你从A点到B点是选择坐地铁、是打车还是坐公交,一般情况下不会有区别。但有些人相信偶然性,比如你坐地铁,地铁那天刚好停了,你就没有赶上。另一种是“宿命论”,比如觉得人生最终的命运是上辈子就已决定的,所有的选择都是无用功。互动剧的魅力在于可以把我们带到一个比较高的人生哲学层面,从绝对极端的宿命论和偶然性之间进行选择。

  Question:对于制作方来说,技术对于互动剧的重要体现在哪里?在技术可以支持之前,创作者如何呼应这种需求?

  白一骢:互动剧最大的难点是平台是否愿意支持制作方做这样的内容。平台不支持的话,制作方怎么做,做完放哪都是问题。去年让我们很兴奋的是爱奇艺终于要做互动剧了,这里面给了我们一个可能性---让平台的技术来支撑内容的创作。2014年的时候我们拍了一个简单的互动剧,当时的技术没有实现如何互动,内容上也暂不成熟,所以没有继续下去。现在爱奇艺先把技术搭建起来了,对于内容方来说,和爱奇艺合作就能省下一笔技术的费用,用更多精力专心创作有趣的内容。

https://www.3cgo.com/d/file/network/20190702/gif;base64,iVBORw0KGgoAAAANSUhEUgAAAAEAAAABCAYAAAAfFcSJAAAADUlEQVQImWNgYGBgAAAABQABh6FO1AAAAABJRU5ErkJggg==

  周黎明:在科技还没有成熟的时候,比如1981年上海电影制片厂杨延晋拍了一部电影《小街》,故意设了三个结局,每个结局都带有一定的哲理性,在当年非常轰动。还有陈佩斯在北京舞台上做过的话剧叫《老宅》,是一个悬疑故事,不同的人看到的结局不一样。比如其实台上每个人都可以是坏人,只不过你看的那场谁是坏人,完全是由底下观众决定的。现场有一个类似于主持人的角色来跟观众互动,根据那场观众的反响,决定某个角色是坏人。未来,我相信一个电视剧可能不能叫多少集,只能说有多少可能性,互动剧在观赏效果和思考性两方面大有作为。

  Question:如何区分互动剧和有剧情的互动游戏,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互动剧?

  汤祈岑:互动影视和互动游戏必须分开来看,它们是两种创造模式。互动游戏有着特殊的制作规律,能够用最小的成本去完成最大的互动性,它前期做完以后,可以翻30个、50个、100个结局。但互动剧不行,互动剧对创作者们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尝试。

  白一骢:既然让观众选择了,必然在操作上会有一种游戏感。但核心来讲,我们做的还是剧。游戏的用户更多体验的是操控感,互动剧的特点则是通过不同的选择之后,能看到人物的变化、人物关系的变化和故事的变化。游戏更多是想要达到一个结果,而互动剧是达成不同的结果。我们希望观众因为选择而产生代入感,而不是游戏感。

  Question:国内外现在尝试做互动剧的玩家都有哪些?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jpg/AdCzrn1MK4wiamy2vJG3nFXuBq9XOOOcNT4HWdHQoGIhkXDibzb0PMnnD76qk0p1rPrcXRIIw1OtY7VtHQK8qYaA/640?wx_fmt=jpe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

  汤祈岑:我们很多人都玩《底特律:变人》觉得很不错,但是它属于文字冒险类,不属于升级打怪的游戏,所以具有一定的局限性,不仅在游戏里没有达到多好的、非常高的销量,在影视观众里也没有达到很好的出圈效果。最终导致《底特律:变人》做的很好、口碑也很好,但是从成本来看是有点遗憾的。

  周黎明:去年底Netflix推出《黑镜》,很多人看完觉得很刺激,全球范围内都在讨论。我去美国考察,把每条线每个可能性全走一遍,加在一起大概5个小时。国内上线后,一些看美剧的朋友说时长90分钟,但我发现他们看的不是互动版,因为互动剧是没有固定时长的,你的选择决定了有多长。如果从互动的情况来看,大家会感受到《他的微笑》在技术层面是不输于《黑镜》的。以前在影视剧跟游戏之间是有一道无形的墙,但技术问题解决后,影游改编边界的问题会被解决,电视剧、电影也能有游戏感,让不可能变成可能。

  02 如何写好一个互动故事剧本?

  Question:选择故事类型有哪些考虑?哪些题材适合做成互动影视?

  汤祈岑:互动剧的剧本创作目前仍处于早期创新阶段,除非像《等待戈多》这样除了等待外没有其他剧情选择的内容除外,没有什么题材是不能做的。我认为除了《他的微笑》《如果当初》所涉猎的题材外,科幻、悬疑这两个题材可能比较受欢迎,从编剧角度、观众角度都会非常嗨。

  周黎明:在初级阶段做出《他的微笑》这样的作品是很有意义的,它是一个起步,这个题材,这部剧可能不是一个极致、高峰,但却是一个很高的起点。悬疑剧可能是很适合做成互动剧,因为悬疑剧本来就是各种可能性。像《罗拉快跑》、《小街》这类探讨宿命论和偶然性选择题材的故事,可能做互动剧的文艺价值会更高,对平台来说,既能有好的作品,又有很强的观赏性、娱乐性。

  李莅樱:科幻未来、近代、年代剧都可以拍成互动剧,比如做一个《河神》版的互动剧也可能很不错,有很多新兴题材可以尝试。但涉案类和古装类不太建议。

  Question:互动影视剧本创作与传统剧本创作有什么不同,难在哪里?

  汤祈岑:拿《他的微笑》的剧本创作来说有两个难度:一是剧作难度,要在遵循传统影视创作逻辑、经典戏剧创作规律的基础上更成体系、逻辑性更严密。因为一旦多开了一个视角,所有的叙事量都会是指数级的增长。二是如何让整个剧组的人看懂这个剧本。比如两场戏从文本上看都是吵架,为什么这两个吵架拍两次呢?只有导演和我们知道同一个“文本”在不同支线里有不一样的作用,这是从拍摄期间就需要一起克服的问题。

  Question:互动剧剧本在剧情结构设计上,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?

  汤祈岑:我们自己总结出来目前有两种可供参考的创作模式:一种是树干式,另一种是串串式。相信以后不会只有这两种类型,会有更多的创作模式,行业可以一起探索。

  树干式,是以人物的发展带动剧情发展。像《他的微笑》,根据人物的发展和人物的互动选择来推进剧情变化。在完成第一个选择后,观众已经确定了他互动的对象,此后不管情节怎么发展,用户互动只存在于和这个已选定的互动对象之间。这是一条不会有交错、一条到底的互动线,结局也是在这条支线中分开。

  串串式,是用情节去带动人物的发展和推进。剧情上有很多折叠、交互以及反复的过程,但是有一条完整、固定的主线,不管这个剧情怎么走,这条主线是不会变的,变的只是在这个剧情中和人物发生怎么样的关系或变化,以及结局(例如比较完美的结局或比较遗憾的结局)。

  Question:创作一个互动视频的剧本,该如何选择互动的选择节点和视角?

  汤祈岑:我们在做分支时,分支必须要有目的。一定要选择对情节有推动、或者有反转的地方进行设置,需要给用户一个代入的思考空间,哪怕产生3至5秒间隔都是允许的。而不是说今天是穿裙子还是穿裤子,这些选择是没有意义的。

  在视角的选择上,拿《他的微笑》来说,起点是主角视角,当你选择这个主角的时候,其他人在你的剧情中起到其他的作用,等于从五个不同的视角把这个剧情完整。但是我们也在摸索,做一个排列组合,我想之后的互动剧,可以将一开始主角的选择交给观众,我们可能会设置3到5个主角,由观众来选择处谁是主角,这也是互动的一部分。

  Question:情节点最大的选项数,在目前的体系下会有一个最大临界值吗?

  杨光:其实没有做最大值的预测。从用户角度来讲,如果给到太多选项,用户其实选不出来,两三项、三四项,现在看是完全可以的。

  白一骢:树状结构往下分支特别大。《他的微笑》中,200多分钟基本上是4条线,差不多17、16种结局。

  周黎明:归根到底是选择,把选择的权利交还给观众。但选项跟游戏比肯定少很多,是在规定的范围内有些选项。我发现《黑镜》跟《他的微笑》很相近,提供选择的点都是5分钟左右,2、3个选择项,这可能是比较科学的,一下给10个选择可能也不合适,如果中间有半个小时没有选择,可能感觉不到是什么互动了。像这种设置,慢慢可能会形成一个行业规律,比如说完全没有主线,从一开始,第5分钟的时候出现三个选择,这三个选择完全杈开,到结局的时候可能有900种可能性了。

  Question:一部剧里不同的选择、结局中间有些情节是类似的,如果想看多个结局,过程会有重复的感觉,这个问题怎么解决?

  汤祈岑:感觉选择的重复率比较高,这也是我们内心有遗憾的。受制于时间,《他的微笑》总共200分钟,单条线50分钟。但是如果这个单条故事线可以再扩大,比如可以有3集、5集,那么给用户的选择、我们的创作方向也会更多,剧情会更波折,人物之间纠缠会更复杂,更能满足观众的期望。

  03 实际拍摄一部互动剧是怎样的体验?

  Question:拍摄一部互动剧的难点是什么?

  白一骢:首先是在前期拍摄过程中,大题材的筹备时间很长。其次是后期与技术的对接上,有很多和过往不一样的操作经验。比如《他的微笑》是一部在技术完成“交互”工作之前看不到全片的戏(未来IVP平台对外开放后可以解决)。

  邱晧洲:主要有两大挑战,一是考验演员功力,需要让演员理解每个场次人物关系的变化。在场次非常多、人物变化大的情况下,让演员及时作出状态调整是比较困难的;二是十分考验导演的记忆力,剧本很多地方很相似,在反复处理类似情节时,容易漏掉一些东西。对于导演在拍摄体量、场次多少等问题上的判断上会带来极大的挑战。

  Question:对于树干式剧本和串串式剧本,如何完成拍摄?

  邱晧洲:对于“一条故事线到底”这样的树干式剧本结构,在拍摄手法上相对比较轻松,单线的男主和女主搭在一起很好处理。拍摄难度在于所有角色在一起的拍摄场次。原因是这一场次虽然看起来是一样的,但是由于要辅助于不同支线的剧情变化,周边人物的态度和行为模式都会有一点不一样。但是,对于非主要演员来说,次要演员很难理解自己的角色定位。如果像串串式剧本结构,难度会更高,人物变化上会有很大差异。

  白一骢:如《他的微笑》这样的树干式剧本,从内容本身来讲是比较简单的,环境、时空相对比较短。而即将上映的《如果当初》是串串式剧本,时间跨度比较长,讲的是一个人的四种人生,你的选择会导致你的人生发生很多变化。演员需要在一个场景里演出几种不同的状态,一个人同时诠释多种角色,对演员来说既是挑战,也是一次很好的机会。

  Question:在导演选角和演员表演方面会有哪些挑战?

  邱晧洲:对演员的挑战是表演功底,演员需要理解角色的各个不同层次,适应每个场次人物关系的变化;对导演选角的挑战是平衡每个人物对观众的吸引力,传统剧里我们都会知道主角是谁,但是互动剧有好几条故事线,每条线都要有主角,对选角也是挑战。

  Question:对传统制片管理系统有什么挑战?如何解决?

  白一骢:与传统制片管理有几点不同:

  第一,剧本整理需要思维导图化:如果按照正常看剧本顺着往下读的方式,即便有提示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,也不可能拿两个剧本一起看。需要有思维导图充当一个目录的角色,指导你的阅读方向该怎么走。

  第二,传统场号的系统性调整:传统场号就是1场、2场、3场、4场,突然到2场的时候,变成2-1,2-2,2-1-A,2-1-B。必须形成一个调整的系统,不能按刚才说的ab这样的方式编。

  第三,剧组管理方式、管理逻辑不一样:解决办法是所有互动内容思维导图化,只有导图的方式才会确保片段无遗漏。

  第四,视频交付格式:过去制作方只需要交付一条片子给平台方,现在需要交付很多段,技术团队按段来对应衔接,它要求所有的片子必须在一个素材文件名中,如果素材文件名一旦改变,就一定会出错。

  Question:从立项、编剧、拍摄到后期,如何进行合理的时间管理?

  白一骢:以《他的微笑》为例,前期最早做题材储备的时间很长,确定这个项目之后到拍摄整个时间并不是很长,大概三个多月四个月。

  李莅樱:研发是两年以前,编剧写剧本有两三个月,后期拍摄在一个月左右。

  杨光:《他的微笑》制作过程中,技术与白一骢团队沟通比较早,从开拍前就有沟通。到了最终成片时,白一骢团队把最初版的片子给到我们,我们一边写脚本,制作团队也在处理片子渲染、调色、声音等,很多时间其实技术跟创作团队是交叉、并行的。最后根据制作团队之前给到的视频名称和编号,直接替换素材就可以了。

  邱晧洲:前期到后期我们应该在一个半月左右。

  Question:互动剧的成本和普通剧比会更高吗?怎么算?

  白一骢:从单分钟时长来说,跟传统剧差不太多。但因为它整体短,如果拍一个30集的戏,单集成本一定低于拍同样的10集戏,拍1集互动剧整个成本相当于拍4-5集的迷你剧,单分钟成本一定是高于一个30集剧的单分钟成本的。另外,目前爱奇艺的技术是没收钱的,如果跟别的平台合作,可能还需要付技术费用,这个费用我们不知道多少钱。

  04 技术如何使一部互动剧“活起来”?

  Question:技术需要具体介入制作中的哪些环节?在每个阶段发挥的作用是什么?

  杨光:《他的微笑》基本上技术全程都参与从编剧、拍摄到后期各个环节。在剧本成形的阶段,大家先形成理念上的共识——要让用户更沉浸,产生共情,不要打破用户的观影节奏。技术跟拍的过程比较多,核心是在镜头切换以及结局处理。技术要跟内容团队一起讨论每个镜头的长度、镜头控制、镜头衔接流畅度、以及引导用户探索其他分支结局的技术性解决方案。后期剪辑的流程是,内容方剪辑完成后给到技术方去做互动匹配,匹配完再返还给内容团队。这是一个互动配合、检查、迭代的过程。

  Question:在制作过程中,技术可以为内容团队带来哪些能力?这些能力可以实现什么效果?

  杨光:爱奇艺提出“3+1”,包括分支剧情、视角切换、画面信息探索等能力,并提供与之对应的互动组件。1是“X因子”,主要结合AI的能力,“X因子”累计观众在较长时间跨度内的一系列互动操作,并继承观众每一次互动操作所表现出的倾向性,最终通过“X因子”的不同累计值触发不同的内容。

  对于电视剧、电影,最能够让用户有沉浸感的是分支剧情能力。对于综艺节目,最有价值的是画面信息探索的能力。视角切换能力在综艺和电视剧里都会用到,最简单的就是一个综艺有多个摄像位,用户可以切换到不同的摄像机视角。目前,分支剧情、画面信息探索、视角切换是最基础的能力,其他能力我们也会不断地去探索。

  Question:爱奇艺推出的互动视频平台相比用H5作为底层架构实现的互动有什么区别?优势是什么?

  杨光:现在市场上有一些互动内容其实是用H5的方式去搭建的,但是我们是用原生系统搭建。用H5制作相对灵活,但很难做出很精致的内容,比如用H5把镜头的切换做得非常无缝是很难的,同时,H5必须要适配机型,这些都会在用户体验层上大打折扣;搭建原生系统,虽然前期的门槛高些,但是一旦我们迈过这道技术门槛,可以更好地实现镜头衔接和互动表达,用户体验会提高、创作难度会降低。

  Question:互动视频标准与互动视频平台解决的是什么问题?为什么它很重要?

  杨光:可以把它理解为“方法论+工具”。互动视频标准(IVG)起到的是指引性的作用,它会告诉我们互动视频是什么样子,爱奇艺有哪些互动能力,用户想在爱奇艺平台上线互动视频需要准备哪些工作;互动视频平台(IVP)能够帮助创作者根据现有的IVG标准写好代码脚本,未来可以直接可视化操作,非常便捷。

  我们的互动视频标准是完全对外开放的,在爱奇艺首页就能看到,它不只是爱奇艺的标准。未来我们欢迎更多创作者加入一起完善,在全行业推广互动视频标准。目前,IVG需要技术人员的支持才能完成脚本创作,未来,IVP平台对外开放后,它是一个“傻瓜式”的操作界面,点击按钮添加组件、设定就可以。我个人理想化的生产模式是没有工程师的存在,创作者独立编剧、拍摄和剪辑,上传到爱奇艺发布后台,审核通过后直接在前端面向用户,真正成为一种规模化生产。

  05 如何设计一部互动剧的用户体验?

  Question:以《他的微笑》为例,有哪些有价值的用户观看数据可以分享?

  杨光:以《他的微笑》为例,截至6月24日0点,17个结局均已被用户解锁,结局达成数前三名分别是“沫沫的阴谋-肖迟千鸟cp结局、胃痛危机-被迫辞职、沐一阳的试探”,达成结局的用户中人均观看8.4个结局。在爱情线里,被解锁最多的男主是启太,有其次是沐一阳、肖也、肖池,网友表示遗憾的是没有艾斯博的感情线。

  Question:互动剧追求怎样的播放体验?目前的实现程度如何?

  杨光:互动剧不是参与,而是沉浸。当时决定互动剧的要求是“共情”,就是用户和剧中的人物,和剧中的情节能产生共鸣共情,这是最核心的。互动只是为了让它产生这种共情去加码。目前,技术可以支持用户点击直接切换镜头和流畅衔接镜头两种切换方式。

  Question:目前在《他的微笑》中看到的互动节点设计背后有哪些思考?如何在互动性和连贯感之间做好平衡?

  邱晧洲:第一是出现互动选择时,画面是处于停止还是继续前进?这里面有很大分歧,如果停止的话,它在戏剧上来讲已经跳戏了,会比较像游戏。选择的时候,画面继续会比较像戏。第二是几秒选择时间比较好?对我们来讲,5秒或者10秒并不会有太大差异,并不是一把枪指着你。处理主要会focus在这个人物被枪指的时候的情绪反应,我尽量把这个反应做足,把戏延伸,你会觉得5秒和10秒差异不是很大。《黑镜》差不多是10秒左右,我们让演员、剪辑给观众留出5秒的思考空间,在不选择的情况下画面也可以顺利进行,当我来不及选择的时候这5秒就过了,会变成预设情节。5秒钟,如果观众拿着手机看的状态差不多,但是如果用手机投到电视上看,观众就会有点来不及反应,这是没有提前预想到的。

  白一骢:最好在“互动选项”出现的时候,用户不是在一个等待选项的过程里,而是让选择本身“随戏发生”,在选的时候是有戏剧性动作的就会好一些,用户就会不觉得慢。

  杨光:互动点不能打破关系节奏、情绪节奏。如果这个点打破了用户的关系,比如情绪很嗨的时候,你突然来一个互动,你就嗨不起来了,想哭的时候突然暂停,你该哭还是不该哭就没意义了。

  Question:观众再次打开播放页面后,是否会加载此前的选择?是否需要把观众看完的每条结局线都存档?

  杨光:这个是我们的故事线能力。比如在《他的微笑》中,只要没完成结局,观众再次打开播放页面的时候,都会提示是否继续上一次的播放。其实之前是有意识的做了消除,后来发现用户还是有存档需求的,所以现在的故事线已经支持存档,你曾经做过的选择,都会保留在你的故事线中。

  Question:观看互动剧的时候为什么不显示时间进度?如何解决观众因为没有进度条而产生的失控感?

  杨光:做互联网产品的人一直有一个信条,以用户为中心。用户确实可能会存在因为看不到进度条产生焦虑,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。目前在整个行业内还没有解决方案,很大原因确实是不知道会有多长时间,因为和用户的选择关系很大,没有办法去估算。

  实际上,用户并不是真的想要那个时间,而是满足他的预期,解决焦虑感。解决用户的焦虑,我们可以从多方面进行。第一,可以告诉用户每个阶段多长时间,大概有个预期,我们现在看《他的微笑》时,手指在拖动画面时是有进度的,每个阶段拖到临近情节点,会提示你拖不过去。第二,故事线可以给用户方向,告诉你现在在哪,从哪来,未来可能会去哪。但是为了保证剧情不泄露,所以未来的那些线路可能不会都显示出来。最开始我们把这个能力叫作“地图”,后来感觉地图会特别让人想到这是个游戏,最终定为“故事线”。

  李莅樱:我一开始也会有惯性思维,看一下时长是多少,但是后来都放在了内容上。这个项目上了以后,我身边的女性都会跟我讨论哪个帅,哪个男的好,当你只想看内容的时候,你反而不关心这个时长,很多用户都会反过来,我身边的朋友会说,一集太少了,他们会觉得短。你提的这个问题我相信未来是技术可以解决的。

  06 关于互动剧,迷人的不确定性和可能的未来?

  Question:未来还会有哪些新的商业模式?

  白一骢:我相信爱奇艺会给出一个好的商业模式,这其中最重要的是创新,如果还是按照To B的方式销售,把剧卖给爱奇艺,对于制作公司没有任何意义,但是,能在To C端上产生价值就能在未来商业价值中创造更大的可能性。

  Question:互动剧是否还有“集”的概念?未来应该用什么方式去切分?适合的时长是多少?

  周黎明:互动剧未来肯定是不能叫“集”的,只能说有多少可能性。我认为互动剧是没有时长的,观众的选择决定了他所观看到的内容的时长。未来两个点,最长时间点是多少,还一个是选择的时间点,不做任何选择,就往那条线走。最短时间点可能是没有意义的,因为你不知道哪条线是最短的。

  白一骢:《他的微笑》这部剧17个结局加起来的总时长200多分钟,每个结局没法单一计算,因为有的结局可能刚体验5分钟就被开除直接结束,但是,有的故事线需要50-60分钟才能完全体验完,所以,目前互动剧还没有一个标准时常。多时长往后发散分支会特别大,这个分支剧情数量会随总时长的增加指数级增长。我们推断以后能做系列化互动剧,可能是一拨人物,这个剧集做这个事,下个剧集做另外的事,但是要连续化比较难。如果以情景剧方式来做,可以解决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成本控制,我觉得情景喜剧这块是个好的方向,可以去想想怎么去实现它。

  李莅樱:未来做多集的互动剧我们肯定是愿意做的,但是不会做长,我们的标准就是按照短剧集来做。现在,200多分钟的剧集时常有用户反应有点太短了,按照集数来划分的话,未来的多集互动剧最多不会超过7、8集,因为这个内容不适合做长剧,长时间观看的话,如果没有更多支撑素材,很难支撑故事发展。

  汤祈岑:当下互动剧处于一个探索阶段,因为我们是第一次创作互动剧,需要积累一定的经验,对于多集的互动内容我是愿意创作的,更长的剧集时间能够让剧情更有起伏,内容更丰满。

  Question:互动剧未来还会有什么样的玩法?

  白一骢:未来的玩法是对内容的革新。过去拍剧,有100个情节,我是按照编剧和导演的方式把它串联成一条线,但同样是100个情节,如果通过观众自主选择和组合的方式产生新的有机编排,可以形成若干个故事。我们希望未来观众在观看以外,能够去参与创作整个“观看性的创作”。就好像真正的乐高高手一样,不是按照说明书去组装,而是按照自己的想象组合成新的东西。当然这个比较难,可能是2.0、3.0时代的内容。如果到这一天,可能这个门类会变成一个新的物种,就不是互动剧,而是互动创造剧。但要达到这样非常困难,对于编剧和导演的考验太大了。希望以后能有这样的机会看到这样一个发展的可能性。

  Question:未来将有怎样的产能?

  李莅樱:互动剧是我们新开的一个赛道,理想规划是一个月1部,一年12部,尽量不少于一年12部,希望能更多。

  Question:互动剧是偶尔的尝鲜还是未来的主流赛道?

  李莅樱:互动剧不管是对于内容团队、制作团队、还是演员团队,都是一个新赛道。但传统电视剧还是要有,两者不是取代与被取代的关系,每个赛道有每个赛道不一样的品类。未来,我们要发展不同赛道,可能综艺和剧可能串通在一起,也可能把动漫、综艺、剧都串一起,这种新兴的模式谁都没尝试过。爱奇艺开放互动视频标准和互动视频平台,希望给更多有能力、有经验、有想法的小伙伴开一个新赛道,希望他们在这个赛道里尽情发挥想做的内容。

  白一骢:未来互动剧应该是一种常态,可以有高端的产品,也可以有中端、低端。一个内容可能会有电影,有剧版,有互动版,有其他形式。比如某一天爱奇艺做了一个剧,把这个剧的版权开放出来,任何用户都可以做互动版本,就会刺激更多的人去玩。甚至有可能出现几个片子混剪成的互动剧。龚宇老板说的特别有意思,他说这是一个常态。因为这个东西才是互联网的,互联网本身就是让观众自己去做选择。我觉得这可能是它的未来。

  周黎明:互动影视在未来可能会成为挺大的类型,它在技术的层面,在创作的层面打开了一扇门,让大家看到未来有多大的可能性。

  声明: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网络信息,不代表3CGO科技观点和意见,仅供参考了解,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。


返回网站首页 本文来源:3CGO科技

本文评论
5G手机别急着买 年内跌至3000-5000元
随着欧美韩等国家和地区的运营商正式商业运营5G,5G手机
日期:05-19
升级512G荣耀MagicBook锐龙版 4399元京东预约中
荣耀MagicBook锐龙版家族再添一员猛将,512G升级版即日
日期:10-02
与小米CC9无关,小米A3/A3 Lite配置曝光:搭载骁龙730/骁龙675
小米 A 系列手机是小米专门针对海外推出的系列产品,其
日期:07-18
京东618规模创纪录,超22万商家鼎力支持
一年一度的京东618全球年中购物节即将拉开帷幕,和往年
日期:05-24
百度张亚勤:AI等技术正成为连接东西方的纽带
一年一度的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于4月8日至11日在海
日期:10-02
凯诘电商喜获2018麒麟整合营销类金奖
2018年8月24日由今广网主办的2018年第二届娱乐营销麒
日期:10-02
百度、头条先后杀向小程序新入口 哪些赛道会顺势而起?
继腾讯、阿里、百度之后,头条入局,小程序之战再次升级。
日期:10-02
iQOO的羽光白、Redmi K20Pro的火焰红,一加7Pro的皓月金
不管什么事物人的第一印象都非常重要,有时候看一眼就感
日期:07-18
华为P/Mate旗舰功能下放!
6月14日消息,mysmartprice获得独家消息称华为6月21日在
日期:06-16
iQOO Neo新机公布,内芯无畏生而强悍,延续硬核性能
自今年vivo子品牌iQOO诞生以来,它就成为了许多追求性能
日期:06-26
电器的寿命只有10年?苏宁315焕新节10亿助力“以旧换新”
家用电器作为电子器具,很多人都认为只要插上电源,它们就
日期:04-30
UCloud华琨:全面聚能产业链力量,输出云计算差异化核心实力
5月28日, 国内中立的云计算服务商UCloud优刻得(以下简
日期:06-09